療癒系花襲人

February 18, 2018

(一定要用一下言小圖的啦 )

 

花襲人。「花氣襲人知晝暖」。賈寶玉的貼身丫鬟頭頭,奪去其童貞者。我認為花襲人可能是現今一般男人們所能渴望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這並不意指襲人就是「最好的女人」──我們難免還有其他女神,比如林黛玉,骨感文青系,附帶公主病;或薛寶釵,被貼上表特必被推「奶特」,被貼上男女板必被推「$$$$$」;或史湘雲,「我個性大剌剌的很像男孩子」;因為仇女者何多,而女神亦何多,黑掉了再換一個,換言之,也很難再找出一個「最好的女人」了──是的,「最好的女人」已於焉不存,真正的可能性是「一般普通男人不至於脫離現實,有較高機率能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網路說法:條件尚佳人品不錯的阿宅工程師年紀到了想結婚時能娶得的最好的女人類型。除了姿色之外(幾乎所有男人都難免於要求姿色),她世故,有一定程度的心計,不至於因不食人間煙火而為自己和家庭惹來一堆麻煩;她本能性地為自己的未來盤算(這是當然),但基本上願意真誠付出(一般普通男人需要的)性、溫存與關愛去換取一張堪可接受的飯票,以及一點不甚可靠的(男人的)愛情。較之薛寶釵,她野心較小,對「愛」的期望較小,對男人「成功」的期望亦較小,也因之,男人不需要背負如此大的揚名立萬的壓力──易言之,她較願意接受伴侶的現實限制;在較好的情況下,此即是「較尊重伴侶自己的生命追求」──即使事實上她的伴侶極可能平凡且粗蠢,庸俗得沒有任何生命追求可言。
 

她是療癒系的女版暖男,「花氣襲人知晝暖」的比喻或許歪打正著了。這是安心亞〈呼呼〉的大觀園版本:你受傷了她給你呼呼。她並非不想嫁賈寶玉,但若賈寶玉不是政二代兼富二代,只要你人品好足供家庭衣食無憂,她或許也是可以接受的。很弔詭地,薛寶釵對「夫婿覓封侯」的渴望在此竟也顯得過度浪漫了──在這樣一個22k,階級流動近乎停滯的時代。

 

伊格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講師。《聯合文學》雜誌2010年8月號封面人物。

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自由時報林榮三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獎、華文科幻星雲獎長篇小說獎、台灣十大潛力人物等等,並入圍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歐康納國際小說獎(Frank O'Connor International Short Story Award)、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等。獲選《聯合文學》雜誌「20位40歲以下最受期待的華文小說家」;著作亦曾獲《聯合文學》雜誌2010年度之書、2010、2011、2013博客來網路書店華文創作百大排行榜等殊榮。

曾任德國柏林文學協會駐會作家、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訪問作家、中興大學駐校作家、成功大學駐校藝術家、元智大學駐校作家等。

著有《噬夢人》、《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拜訪糖果阿姨》、《零地點GroundZero》、《幻事錄:伊格言的現代小說經典十六講》、《甕中人》等書。

作品已譯為多國文字,並售出日、韓、捷等國版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